猫君 TIGER

老虎是一只猫。之前在朋友的公寓里见过老虎两次,却始终没有什么交流。他见了我也只喵一声就跑开。月初为了这些天的考试回了不来梅,在朋友家暂住了两周,也同猫君熟悉起来,有了进一步的交流甚至感到亲切,于是在临别的时刻决定写点什么纪念我漫长人生中的第一只猫科朋友。

猫君向往阳光,所以会在每天清晨候在朝东的房间门口,等我开门,然后进去巡视一圈后跳上窗台,咬开窗帘,然后眯着眼抬起头;又会在傍晚的夕阳里站在厨房的窗口俯视花园。每日极其规律。只是猫君从来不愿出门。

猫君喜欢热牛奶,培根煎蛋,烤鸡腿以及鸭肉棒。早餐烘吐司的时候一不留神猫君就会把前爪搭到桌上试图抓到盘子里的食物,或是更加放肆的跳上桌子舔舔蓝莓酱同牛奶。目睹之后我只能无奈的把它们倒在猫君的盘子里,然后等他满意地离开厨房。之后猫君有所收敛,抑或是转变了策略,改为在地摊上打滚,并瞪大无辜的双眼盯着吃早饭的我,并在我每次开冰箱门的时候兴奋地摇尾巴(很像狗啊你!)。

相比阳光与食物,猫君更喜欢陪伴。我一直在思考作为一只(从出生开始就)同人类生活的猫,老虎会不会有孤独感呢。即便主人再亲切,这世界上依旧有这不喜欢动物的人类和吃猫的民族(据说是韩国人居多?)。猫君或许终其一生也没遇到过几只同类,那会是怎样的孤独感呢?当他躲在沙发后,桌下,床底的时候,是不是为一种不是发作的孤独感和恐惧所触发呢。相比猫君所遭受,人类的孤独感或许都微不足道了罢。

猫君是有性格的。有几次我曾厌烦他于厨房的存在,便扔出鸭肉棒到走廊,等猫君追出去后把门关上。反复几次之后,猫君似乎了解到我的厌烦,便只乖乖的躺在沙方上,只偶尔瞄我一眼,舔舔爪子。我于心不忍递给他只鸡腿,猫君只嗅一下便转过身走开,跃上窗台。(虽然那只鸡腿最后还是被他吃了==#)

记得《海边的卡夫卡》里曾描述过一个能同猫对话的古怪老人,情节虽然荒诞,我却始终记得其中一只猫的言行。原文大致如此:

「猫君轻轻跃到围墙上,轻蔑地瞥了眼路口对面一只后腿撑在路灯杆上的棕褐色拉布拉多,说:我们不会像狗一样活着,先生。」

Thank you and goodbye, Tiger.

20110718-092956.jpg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