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事

回家一週多。

逐漸適應了每天早睡早起的規律生活。跑了幾處之後只在家裡看書,然後每天工作幾小時。除了三週後的回程航班和一個月後的考試,並沒有甚麼特別另人焦躁不安的事情。在完全沒有甚麼掛念的時候,接到心儀已久的研究所的助理工作誠然是讓人欣喜的情形。不過冷靜一想,之前圍繞這一工作的種種計劃,現在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其是除了「即將來臨」的事情之外,在家里為數不多的幾天應該是倍加珍惜的。除了這裡之外,不會有甚麼人麻煩你繳賬單,推了旅行計劃陪你,拜託你教他用FaceTime, 早晨起來賣幾只小籠包子叫你起床,晚上下班還想這帶你出去哪裡找「不一樣的、清淡的、營養的」小吃。昨夜看完了一部日本電影≪再見了,我們的幼稚園≫(さよならぼくたちのようちえん)其是我有些時候真得會甭出洋武的那句帶著愧疚感的話,「對不起,麻煩大家了。」

我在每個暑假開始之前都有要在夏天四處遊蕩的夢想和野心,卻再三的被各樣的現實的瑣事或更加迫切的需要所推遲,取消。本是可以此時此刻在西安看兵馬俑或在墨脫步行野營的,卻只在做些練習題以更好地認知Some paleontologists debate whether the diversity of species has increased since the Cambrian period, or whether imperfections in the fossil record only suggest greater diversity today, while in actuality there has been either stasis or decreased diversity這樣的句子。而每當我為此感到羞愧的時候,都會極其埋怨地想,「我要把這些被磨損掉的夏日都補償回來」。

真是很抱歉的一個夏日。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