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城市。


“Shanghai, I love you.”

-7/17/10 7:06 PM

我在那個安靜而無聊的中午踏著紅藍條紋人字拖,系一條同樣紅藍條紋的帆布腰帶,穿著寬大的印著”不來梅”三個字的白色T恤,掛著綠色牌子的工作證,遊蕩。

“在上海最愉快的時刻,是同你一起壓馬路,在外灘無聊地吹着風喝Bacardi的那個夜晚。”

只是再也不會遇到他這樣的陌生人了。

“Tmr is another day.”

-7/23/10 1:21 AM

Z走開。留下我一個人在十字路口。應該是很深很深的夜晚。沒帶手錶,手機沒電,也完全沒有心情去問時間。總之地鐵站也關門了。在恆久的理性與短暫的感性之間,自然是應當選擇前者的。何況是對大家都有益處的。

然後決心以妥當的方式結束。

“我們坐在那裡,看四平路上稀疏的車流。聊起這些年的人和事,然後告別。”

-7/25/10 5:05 AM

七年的時間可以用來忘卻很多人了吧。而我始終清晰而明白的記得,當我剛剛來到那所學校的時候,被老師安排坐到M身邊的那一畫面。那畫面被好好的定格,然後顯影出來,小心翼翼地放置到木紋相框裡去了。

四年未見。而四平路一別,又不知幾年幾月能再見。

作為巨大數目的個體密集生活的空間存在,城市在我們漫長的人生中總是不可缺失的物件。上海於我而言,應當已經是印象裡的絕大部分的”城市”了。

和父母一同出行的三百公里讀完了一本隨手拿來的《國境以南 太陽以西》,在高速路上反复地聽《千與千尋》裡那曲あの夏へ。這就已經是三分之二的夏日了啊。


“回見,上海。”我輕聲地說。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