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View from Ramada Hotel Top Floor, SCIP, Shanghai

“This is your Golden Age.”

O在离开园区去浦西的高速路上如是说。”我的祖父在巴黎郊区,那会儿不过是个肉铺老板。他勤恳工作,到了老年也成了百万富翁。那是法国,不,整个欧洲的黄金时代。”

“那个时候,只要你勤恳工作,脑袋不差,就一定能有个好日子。看看现在吧。那些乡下养牛养羊的农民?一个月不过700 欧元多点的收入,你知道的,那么点钱刚够生活。”

“现在是你们的黄金时代。不过记住,这个黄金年代不是属于这个国家的所有人的。这是你们的黄金年代。经济会时好时坏,等到过十几年,中国也有了劳工保障,环境保护什么的,赚钱也就不容易了。到时候谁还来投资?”

我安静的坐在助手席上,看他用单手抹着方向盘时不时地超车。身后的SCIP化工园区,连同那里的户外空气里会有的一股难以描述的特殊气味,逐渐远去。

一个月的实习里,翻了几百页的工业标准手册, 和供应商讨价还价,检验不合格货品,做了总共9 份Report,学习了Value Engineering,招收了不满十八岁的女工,帮忙改了核电站项目的估价书,陪欧洲的董事逛了世博园区,看了十几家外资的国营的乡镇的各种各样的从生产果酒到干燥剂的工厂。

时空之错乱,犹如将渡边淳一同哈代的小说拆页之后再用拙劣的胶水粘上,再随意阅读一样。

不过这混乱之中到应该是有一些恒定的。比如O和D都反复提到的这条,

“这是你们的黄金时代。”

“The conflict will come on you sooner or later.”

D一根接一根的抽烟,然后走到落地窗前,指着下面的水景高尔夫球场说,”你知道他们花了多少钱建了这个,每年才有多少客人回来挥几杆?”然后轻蔑地把烟头从楼上扔了下去。他指了指园区周围的河流。”如果你凌晨三点的时候来这里,所有的工厂都在这个时间排污。这里的空气令人窒息。”

“你迟早要做出选择。”

我迟疑了一下。反问道,”难道就没有一种可以保护环境,尊重劳工并且盈利的工业了么。”

他深吸了一口烟,看着我说,”太阳能怎么样?”

我点点头。

“你知道在建设光能发电厂的过程里,巴西雨林有多少苦力死掉吗?一比十的死亡率。你还干嘛?”

然后是沉默。我点点头。”至少我看不见他们死去。”

“看不见你就会舒服么。”

“至少他们不是我的同胞。就像你们现在在中国一样。”

这个从河流的污浊,空气的刺鼻,土地的干裂能感受到的时代,从来不曾是我们的黄金时代,我们不是自愿踏入这个时代的。

“如果没有你的爱,這一切不过是廉价酒馆的表演秀。”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