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養樂多陪伴的孤獨歲月


這麼一個濫情的題目,並不是因為Yakult集團有獎徵文了,而是在這偏僻的小鎮上一個人呆了這些時間,唯一能讓我在那些長長的冰冷貨架上感到溫暖和熟悉的,也只有那些5只裝的養樂多了。

這個世界上有多少東西,能以同樣的形式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呈現給不同的人?當可口可樂在歐洲換了容量,當麥當勞在德國沒了香芋派,當中餐館的老闆成了越南人,那些熟悉的作為記憶符號的存在已經所剩無幾了。而相對應的,在那偏遠北德的某小鎮的便利店裡看到依舊5只裝的養樂多的情感,已經是無法超越了。用Up in the Air的台詞,they are the warm reminds of me being home again.

前一段時間看了部NBC關於可口可樂的紀錄片:瓶子裡的coke配方從創始以來也沒變過幾次,而可口可樂公司卻把這些黑色的汽水買到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他們能做到這些,並不是因為飲料本身真的有什麼何其偉大的功效,而是因為近百年來,可口可樂深深的作為一個一直同快樂記憶聯繫在一起的符號。可口可樂公司正是通過加強我們記憶中Coke與那些快樂記憶的聯繫,使得我們會一次又一次喝這麼一種同一個口味的汽水。我們喝的,已經不是汽水本身。

況且是養樂多於我呢。

因為看到那65cc的瓶子,總能讓我想起在高中時翹課到圖書館去的日子。而那段回憶,無論是在怎樣的孤獨時刻,怎樣的偏僻地點, it always help confirms that I was not lonely, and the loneliness at the moment would always be temporary. 眼前的時光無論如何糟糕,都應該會過去吧。

週末爸媽來了上海,去看了下我在EXPO的事情進展,晚上又一同再去了趟四平路還有五角場那裡。在街角的咖啡店裡,媽媽拿勺子挑著卡布奇諾上面的牛奶沫,似是有些自言自語的說,「哦,那你明年夏天就不回來了啊。」我只裝作沒有聽到,扭頭過去看街上的路人,然後把杯子裡的雙份濃縮一口氣喝完。

另: 7月16日前在SCIP. 之後到8月6日都會在浦西園區的城市案例聯合館。要是有誰碰巧路過的,煩請吱一聲吧。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