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lchendienstag.

“忏悔星期二”:Rosenmontag狂欢之后,Aschermittwoch开始禁欲吃斋之前的那一天。

这时间,这词儿用来形容我现在正处的状态正适合不过。开学两周,第一次有哥們来留宿, 第一次在Bar和人跳了贴身舞,半年来第一次去打羽球,然后和众人开开心心的去烤鸭馆吃了年夜饭,听了好多遍王菲,还和TA一同分析YouTube上刘谦大师怎么把硬币拍到玻璃桌子下面去。就这么过了两周,自我安慰的藉口不过是觉得自己有点感冒,要保养身体哈哈。

今天突然这么一反思,发现寒假旁听的法律课还有几百页的reader没看,WFC周三开会,德语周三Quiz, GenCS周三Due, 线性代数周四due, 电磁学周五due, C++ 周五due. EE Lab report 下周一Due. CNY周日排练, 26日见去ambassador roundtable. 28日玩Chinese Match-making~

早晨和一罗马尼亚同学吃早饭,说到作业多的极其恶心,不得不继续上学期每天3AM后才睡觉的刻苦奋斗精神。他没听明白。然后我就问他几点睡的。他顿了顿,说Seven. 然我很震惊的问你睡真么早啊。他淡定的答,Seven in the morning. 于是我及其羞愧的吃完了早饭和他一起去了八点的讲座。

日志是越写越短了。不过我自个觉得到时间好事,按照记忆来讲WordPress上忧伤思考的时间多了我一定不是那么大开心。现在欢悦起来,也就随便沓两笔啦。

今日大年初三。太阳照上雪地。新月出现。假期结束。

我要学术起来!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