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

在學理上的定義是,個人實際上所擁有的社會互動,比期望擁有的少。

然而于自己而言,這期望是多少呢?我不知道。只是當看到別人所擁有的記憶或生活同自己不存在一絲一毫的交集的時候,應當是有感到寂寞的。

自大學以來,生活被快進到X7。在慵懶的寒假,每日的Brunch午后茶和閱讀還有看片,再也沒有其他了。然后周而復始,一周如同一日。總想做點什么事情,卻始終像是被什么無形的東西在意識里壓抑著一般,怎么也提不起精神。

時間的流逝是我認識S.三周整;時間的流逝是走道里那對Gay的合影被摘了下來;時間的流逝是餐廳里的圣誕樹彎折然后消失;時間的流逝是442頁的小說,298頁的德國歷史,87頁的作曲家,102行練習曲,13部電影,9張專輯,長大一歲。

和J.開玩笑說人老了,他嚴肅的問我對新年什么感覺。我沒細想就答充滿期望。他欣慰地說,你這個年紀還對長大充滿期待的,我已經是害怕變老了。過了這久就想起來這句話,心里猛地覺得很冷很冷,很抵觸時間。而最終也只是無可奈何。畢竟總要往前走。

只能以地理的遙遠來疏離,以時間的漫長去淡忘。就像這該死的北德一個月沒有太陽,我總不好一直在五英尺深的雪地里等陽光。還不如打點行李往燦爛的南部去。這樣,兩個個體之間的任何的關聯,都可以被消磨盡了。

這寂寞很可怕,可以磨損你的意志,吞噬你作為一個獨立個體的尊嚴,打消你任何堅持清靜的決心;而在被寂寞包圍的時候,也好換個地方,找到陌生感,然后在異國街頭的咖啡館偶遇同類,相視無需多言。以微笑告別,拾起勇氣和信仰繼續生活。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