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not journalism, dude.

对Pulse最近的走向是越来越无语了。时间回到上上周二,大家闲聊着说天气冷了,然后哥伦比亚傻妞就开始惆怅啊惆怅,想到说天气冷要寂寞,然后董事会的同仁们就开始猥琐。于是Valentina就奔放了, “I’m writing an article on female mast…..” 我当时也没在意,心想这妞也就乱扯扯,不可能真写的。

唔。我失策了。

时间快进一周,回到上周二。例会,看了眼这期报纸的abstract. 居然真的有了。然后周末和TA扯到这猥琐文章,Alin问了我一句,”Will you attach pictures?”我笑笑,心想图片就算了,不然我们Pulse Of The World就要成Porn Of The World了。

唔。我他丫的又失策了。

然后我们还一同发了一篇某教授匿名提交的“(no) Sex, (some) Alcohol, (lots of) Rock n’ roll- my first year in college”. 读了读觉得异常奔放。

本来Valentina的文章要做Front page. 我实在于心不忍Pulse一把成为Playboy或者男人装,于是在董事会上装了一把保守派,换来其他四位的”启蒙教育”: Dear David, you know, it’s not in Nepal or China, people are much more liberal here in Europe…

哇。一听我就不爽了,中国妞奔放起来你们谁的比不上的!我也不是没见过奔放的喏!不过经过我的劝说,大家考虑到影响,还是把mst放到后面去了。(教授的参见p6, mst参见p13。)故事没结束,依旧是一周前,大家继续盘点这今年最后一期能写点什么,然后就由伟大的Jacob带领大家想到了“what’s the best about gay sex?”沉默吧。今日我选了篇global affair, 没去做我的anti-sexual harassment research, 理由第一条: we are having too much sex in one issue. 请各位谨慎断句,it’s not “we are having too much sex”.

整个董事会除了David没有一个人S.Orientation是正常的,啊悲剧。

刚刚在做web design competition的企划书,写道可以参考的其他大学网站的时候,我去往别处溜达了一圈。惊悚的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

知识越多越色情。(谨慎点击,您点出去了就不是我负责了,该谁负责谁负责。此链接是同类中最不色情的。)

唔。我要补充知识。回去乖乖的做作业了。

唉,既然看了,就留个言吧。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