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ish is my command

凌晨一點多變態的CS作業做到一半,收到spam:

Meteor shower tonight

興奮地跑下樓去看流星。依舊是聽八月份等流星時候的那張EP。

結果等了二十分鐘,什么都沒看到。決定回去發現transponder忘記帶了!室友去了瑞士還沒回來。我頓時就無助了。只能跑到campus green上逛了圈,幸好回來看到兩個慢跑回來的,終于進來了。

悲劇啊!一個月后十門課考試!今天德語課上Gohr說Was wollen Sie David的時候我不知道怎么就忍不住了。

我想明天飛中國。

Faith is there.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