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rse 101

Let’s stop being fuckingmental or intricate.

凌晨三点突然醒来,突然很冲动的想去楼下的便利店拿只三文治还有一瓶Rio.

只是在看到床边的间色地毯,走廊里黑哥们递给我一瓶嘉士伯,看清市中心广场墨绿色伞下黑板上模糊的5euro-triple espresso的时候。

哦,还是有变化的。

大部分的安全感,都只来源于一起旅行的兔子,翻阅数遍的书籍,逐渐构成的自己的空间,以及从现在的生活中辛苦寻找出的同记忆的联系。如同昨日去城北的警察局,下了公车迷失方向,一个人走过了两个冷清的街区。看到路上拉着行李箱的中年男子,兴奋地跑上前去,问上一句Wo ist die POLIZEI. 很是专业的指了方向,immer geradeaus. 道别时候觉得很是熟悉,却又不可能在任何地方遇到过—灰色夹克,灰色长裤,连同不大的灰色拉杆箱。

哦,邮递员。虽在偏僻的街区独自行走,仍有如此熟悉的意象驱散陌生。

DSC02702

日程表开始变得规律,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课程将要从已经很满的安排里pop up出来。一周的笔记用完79页纸,无穷无尽的延伸阅读还有很快就要due的作业。犹豫不决的时期已经过去,目标变得简单明了。每日0点前环College Ring跑2公里,到Dining Hall观摩David一群人讲西语,然后学会淡定地无视让人想到就能咬牙切齿的mean people.

哦,好习惯养成。

DSC02694

drain off的日子还远,只是怕连绵不绝的不带感情的Academic reading造成文字能力退化,然后语言交流的日益肤浅,总有一天,不论是逐渐还是忽然的,可能就只能说出”今天Aramark的土鸡(turkey)真**恶心”这样的句子了。真让人不寒而栗。安慰地想,趁现在语言逻辑正常写点存档用吧。

即便今日单车16公里很欢,骑马很欢,溜羊很欢;但听到Christina说autumn is coming的时候还是突然有点伤感的。不过伤的不是homesickness, 是homeworksickness.

AADJ四人组郑重决定,要在毕业前修完Graffiti 101的课并且提交作业。要涂就去涂柏林。

G 101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