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閱讀

原本日历上的一个数字,就这么硬生生的蹦到跟前来,没有任何预告,没有任何妥协,如同银行里叫好的广播音一般,听到了,也就立马得过去了。相比无端的指责,这种没有预告的约见,才是真正让人愠怒的物什。

行李收拾的差不多了,只是有几个决定纠缠不息,久久思考也难以定夺。等能有人在这儿评论,建议我带或者不带些什么的时候,估计决定也做好了。

Question #1

管子带不带呢。5 kg连同箱子。就为了个music club… 还不知道那个只有手风琴和提琴的Cladatje需不需要个只能solo的wind player. 似乎手风琴和风笛比较搭,那么就让我愉快的弃暗投明去玩风笛吧!

Question #2

更加现实的问题是,带些什么书呢。

暑假开始的时候在amazon上买了数本小说,磨蹭玩两个月也只读了大概一半多,前几天却又逛了家书店,买了四五本从未读过的作家,一天读完了两本译作。恶心无比地复习完一遍中文版的lost and found, 恍然大悟中文译作应当是用来读东亚文学和古典的好,NYTBSL上的top等等,因为市场需要的关系,译者大都匆忙赶工,加之文化差异以及本身美国人从小时候的critical reading养成的速读习惯,完全只能充当机场读物的用。《伊甸园的鹦鹉》等等,是不分快快的读或细细的读的,无论以什么样的心境或是姿态去读,都只能取个所谓plot的东西。

然而,广泛的阅读日本作家之后,却总能找到些共性。这些共性,也是深受日本文化这一广大儿深厚的背景影响所得到的相通:对完美的悲剧性幻灭性美学的认同直至崇拜,对人性最深处的欲望的谅解,对情爱的珍惜。

我不大懂日本的,更不大懂日本文化的,只是在将走之前,快快的翻页,想要找到一种在异乡文化中意外获得的认同感以及个性的依存。中国的古典自然会压在行李箱的底部,但恐怕,无论如何,也很同这些小说一样直白地告知和演示人生的历程了。

看到很多文字的时候,都会难以克制的联想到自己的生活。像是久木的”身体语言”,连同与歌姬之间朦胧的情感,以及每日折千羽鹤的执着—这些都或多或少的有着自己生活里的Counterpart. 至于弥漫性的仇恨,背叛,敌视,夹杂着喋喋不休的抱怨,诽谤和污蔑等等,也总是在书的最后几张,被沉默,自然的爱,人性最终的反省或是极端主义者的各式各样的消失。于是以主角的姿势,颔首侧视,静静地审视他们手舞足蹈,等他们杂碎的言语流水般的过。他们无非是流动的两岸的慑人巨石或表面汹涌的激流。主角不消反驳愠怒,只用按自己的意愿和原则,看时间流逝即可。

默念起萧伯纳壁炉上的三行,

他们骂了,

骂些什么,

让他们骂去!

连同被引用的一句:”你是混蛋这点已经毫无疑问,剩余的无非是你有多该死。”

然而不论有多么不舍或沉迷,要离开,也只能舍弃很多了。

废话多了,下午去买民乐还有打口碟。

日读二十万字。加油。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