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reib mal wieder.

‘请再写信吧。’

EINSTIEG DEUTSCH, page 40, line 1
昨夜混乱中整理了一年来的mail. 从纸质信封到gmail. 近来重新开始最primitive的沟通方式。工作所迫,情感所需。
惊喜而沮丧地发现,似乎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和很多人有过短暂但深刻的交流。我们的讨论有时会是自己的生活,更多的却是他人的生活。事不关己,也好淡定的慢慢聊下去。
还是重新提一句学长的直白比喻,
MSN is like sex, and Facebook is to have it in public.
instant是一种毁坏。毁坏可能的深思熟虑,毁坏原有的距离感。经济学人讽刺地提到,似乎迫于eco downturn, SB开始在北美卖instant coffee了。
关于对信件的偏爱,更多的还与阅读有关。以前有过买书有如收集必买齐整个series的嗜好… 改邪归正之后也不大去书店了。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说作者自己有买书买三本的习惯,一送人,一阅读,一珍藏。感叹其实自己还是蛮正常的。属于轻微强迫。早上去了书店。人很多。只在一楼的书架之间逛了逛。瞥了一眼‘流行文学’,自己也不过找到了‘国外畅销’而已。一排排扫过,无非都是情节细腻的有如多了糖的拿铁,厚度胜过床头的德语单词。
遇到一本 《十年祭》。然后想去找些德国文学补补,走到写着Materpiece的书架前,搜寻许久,英国,法国,希腊,巴伐利亚,土耳其。
快放弃的时候,看到几本角落里的黑塞。犹豫一下想到从前的读书笔记,叹了口气。德国人,应该是。回家抱怨起来,想起还有歌德。还有传说中的浮士德博士以及马丁路德。
补充点东西,来自维基。Und, 黑塞国籍瑞士。
这个月,几个悲剧
1 卢武铉总统先生去世。
2 D和L分手。
3 本月Credit Bill total 3字打头了。结果是,训话&两张卡都被上缴。这是最大的悲剧。
除此之外,我还是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写完这个,就回您的信。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