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理想国

柏拉圖(通過蘇格拉底)建造一個理想的城市。這個城市的司法理論是完美的。柏拉圖的理想政體模式是依靠德性,建立在知識和真理之上的貴族政體

source: wikipedia
Πλάτων, i.e., Mr. Platone desired to establish an ideal city, with perfect legistative and administrative body.
柏拉图的幻想,都建立在道德之上。MORALITY. 之所以说是|理想|国,也简单的因为他相拥完全虚无的齿轮转动推动国家机器的运转。

我们姑且可以冒着被世人嗤笑的风险作出人性善良的大前提假设,然而很快就会悲哀地在实际世界中发现,我们需要如此多的良好或优异的齿轮才能维持运转;而要让这看似庞大的机器瘫痪,两三个礼乐崩坏者足矣。

不久前曾略带悲愤地同一持异议者争辩。他固有自己的伟大之处,可以从[狼捕食羊的自然法则]辩解[日本侵华战争的正确性]。以及从[男性本身的生理需求]推导到[慰安妇和日军强奸中国妇女的合理性]。他固然可以从上帝的角度淡然的放弃国家民族的界限。但上帝,如果存在,一定不会放弃善恶的界限。

道德观是社会和文化长期熏陶才能培养出来的观念。但善恶观,或简单地就罪恶感而言,无论从生理学或心理学角度断论,都是不容争辩地与生俱来的判断能力。纵使人类已经沦丧到我们所然为不具备此能力的禽兽的层次(仅就动物世界而言,同种族间如战争一般的大规模的残杀还不常见)、纵使人类可以不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负责,我们犯下的罪恶和施予的善良始终存在。
这点不容诡辩。这点也是我不能熟视无睹或作旁观者腔调冷静的原因。

这样的事情,无论是否发生在中华大地上,无论发言者处于何种心态,都必须有人维持正义和公理。
否则就是礼乐崩坏。

About this 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