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静谧

「春分後十五日,斗指丁,為清明,時萬物皆潔齊而清明,蓋時當氣清景明,萬物皆顯,因此得名。」
在他们繁忙的上课的清晨,安静地在床上敲打键盘看天气预报,阴转小雨转多云,后天晴。
于是决定到乡下去,安静一阵。

也算清明。也似乎只有这几个节气,韩国人还没有胆量去申请成自己的世界文化遗产罢,谁让他们没有黄帝。

小时候是有些不大懂或惧怕这气节的,总以为会在这日子去一片墓地作甚。
后来才开始理解,其实长辈们也需要怀念,怀念自己的长辈。
世代开始迁徙的时候,总会忘却或遗漏自己之前的故土。而一个让人回到长辈的长辈安息处的气节,应该算是一种恒久的召唤。规则的制定者应该深谙这些定律。
重返之后的陌生的熟悉感,零碎却又几乎规律的记忆,跨越时间的连接。 Get connected, stay connected.
因为很多故事,不应该被忘记。很多发展,不甘只作历史的注脚。
我们害怕被遗忘,我们不甘愿遗忘。我们希望始终都可以,紧密相连。
深山中可以不用一直孤寂,只消安静地看来拜访的晚辈。


About this entry